历史网安卓

座 机:历史网首页
手 机:13842593595

公司新闻

您现在的位置:历史网 > 历史知识 > 正文

毛泽东最为屈辱的一个春节

历史网 发布时间:2019-06-12 浏览:141次

    希望通过上面这篇内容的介绍,大家能够在这方面有一定的认识,并且清楚的了解到自己现在做的是一件多么有价值的事情。双证在职研究生能够带给大家的帮助有哪些  关于能给大家带来哪些方面的帮助,其实有必要非常清楚地认识到这一问题,这样的话大家才能够坚定自己报考在职研究生的想法,所以说提前和大家说明这方面的内容就显得非常的有必要。  大家可能觉得对于大家的帮助不就是在学习方面吗,其实这样的想法是错误的,学习方面的帮助是必然的,因为这毕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,而且整个学习过程当中,大家对于专业课的了解,对于课程的系统掌握,其实都是对于大家学习方面的帮助,更重要的是可以扩展他家的思维,而且学习方法也能得到一个更大的提升。不过除了这几个方面以外呢,对于大家的帮助并不局限在这几点。  除了对于学习方面的帮助,对于大家工作能力方面的帮助,也是非常有用的,因为毕竟是要回归到工作当中去的,在职研究生也会考虑到这一点,所以说大家在报考的时候非常关心,对于自己工作能力提升的问题,那么接下来就和大家说一说这方面的内容,其实在学习的过程当中,对于大家工作经验的提高也是必不可少的,所以说一定会对于大家工作。

    初试分数237,管综是161。  所以重点说下管综吧。  【逻辑】  逻辑逻辑方面基本上所有的书我都差不多看过,演绎逻辑用饶思中的视频,论证逻辑用的赵鑫全的。

毛泽东最为屈辱的一个春节

  1932年10月上旬,在苏区中央局于宁都小原村召开的会议上,受到了左倾路线对他最为惨重激烈的政治打击:被解除了红一方面军总政治委员一职,并责令离开前方,完全剥夺了对红军的战争指挥权。 满怀惆怅,被迫离开了他所苦心创建的红一方面军。 心灵的创伤加剧了久治未愈肺疾的复发,毛泽东病倒了,只得来到长汀福音医院治疗。     毛泽东在长汀疗养了三个月,身体基本康复。

临近之际,毛泽东正打算与妻儿在长汀过上一个合家团圆欢乐的,忽然接到新的中共中央局发来的急电:召他速往瑞金参加会议,同时临时中央负责人博古要见这位临时中央政府的主席。

    以博古为首的党中央机关的斗争的布尔什维克们,是今年1月底群迁到中央苏区的。

左倾冒险的一套让他们自食其果,在上海站不住脚了,只有跑到苏区来。

博古到达瑞金后,立即组成了以他为书记的新的中共中央局。 只六七天时间,就在苏区掀起了气势汹涌的反罗明路线政治运动。

直接原因是博古等人刚进入苏区,在上杭的白砂遇到福建省委书记罗明,因为罗明左一句毛泽东主席,右一句毛主席指示,双方的谈话不欢而散。

    接着又看到罗明向省委写的工作意见,内中有我们最好的领袖毛主席等话。

这激起了博古等人的愤怒,决计掀起名为批判罗明机会主义路线,实质上打击毛泽东的政治斗争。

毛泽东有很强的组织纪律观念。

接到中央局的电报后,第二天就同警卫员骑马赶往瑞金。 他们在路上住了一晚,翌日上午辰时到达沙洲坝。 稍作休息后,毛泽东便独自来到下肖村中共中央局驻地杨氏私宅。     毛泽东到了下肖村,在一名工作人员引领下,于杨氏宗祠见到了素未谋面的博古。 这位临时中央负责人已是看过毛的照片,一照面就认出来了,从座位上起身,走上前对毛泽东伸出手说道:老毛同志,你来了?    一句老毛同志的称喟,让毛泽东心里泛起微妙难言的感情,但他没有丝毫的表露,握着这位比自己小14岁的中央领导的手,说道:博古同志,你们千里迢迢来到瑞金,辛苦了。     哪里,哪里,你们在山沟里艰苦奋战,才是辛苦了。

博古语气真诚地说了句话,这让毛泽东感到些许慰藉。

    博古示意毛泽东坐下,自己坐回到办公桌前的梨木太师椅上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,打量着罗明等人曾把他与斯大林相提并论的毛泽东,心里不知道想的是什么。

    按说,一个是党的负责人,一个是中央政府的首脑,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平等的。 但毛泽东没有看到那种政治上平等亲和的气象,也没有领略到初次见面应有的热情,连一杯开水、一个笑脸都没有得到,所受到的却是一种有意或无意摆出的居高临下的领导架势。

这让毛泽东大失所望,原以为博古要与他交谈苏维埃政府的工作呢。 看到这种情形,他原先所怀着的那种热情骤然消落。     时间在不甚融洽的气氛中过去一两分钟,博古才说话了,话一出口,就让毛泽东隐约地闻出火药味。 博古问道:泽东同志,你觉得苏区对中央的进攻路线贯彻得怎么样?    这样的问话,叫毛泽东怎样作答呢?何况毛是一贯反对盲目进攻的。 这时的毛泽东只得应付道:这几个月我在长汀养病,详细情况还得要问弼时、项英同志。

    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接下来,博古问了些例行公事般的套话,毛泽东也是简单、呆板地作答。

不到10分钟,两人结束了这初次不愉快的见面,一同去参加中央局召开的会议。     临近晌午,毛泽东走在返回沙洲坝的路上,心头沉甸甸地,充塞着说不上的酸楚。

他根本没有想到,中共中央局打电报召自己赶来瑞金见博古,竟是这么一种结局。 这位党的负责人压根儿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!早晓得这样,无论怎样也留在长汀与妻儿过团圆春节。     就在这时,附近村庄陆续响起了农家吃年饭的鞭炮声。 毛泽东再次记起今天是春节。 这使他强烈地感受到了:这是他一生中最为屈辱和受到冷遇的春节。

上一篇:在天津过春节有什么禁忌?

下一篇:没有了